德甲

都市修真医圣 第0477章 误会?

2019-10-12 22:23:4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都市修真医圣 第0477章 误会?

“你问这干嘛?”

闻言林玲愣了愣,迟疑道:“从京城来那家伙已经走了。那个叫王大志的还在这。”

“妈,让他接下。”话筒内传来陈飞冷冽的声音。

“让他接?”

林玲微微愣了愣。而在听到林玲的呢喃声,那王大志却忍不住猛地浑身颤了颤,结结巴巴道:“那个,这个…接就不用了吧?都是误会,是误会,都已经解除了。”

“让他接干嘛?不是都告诉你已经没事了吗,行了,不用担心……”林玲也不想把事儿闹大,开口道。

“妈!”

然而那头陈飞却直接把她的话打断了,语气很是坚定道:“妈,把给他。没事,我就是想单独跟他聊几句,也没什么大不了,别担心。”虽然话是这么说,可远在数百里之外的某军用车队车上坐着的他,脸上的杀气和冰冷却犹如冰渣子一般,冻人的骨头。

从小到大,是他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,所以在他心目中,母亲这两个字,是他心中最柔软,也最无法忍受被人触碰的逆鳞。

可现在却有不知死活的东西冲他母亲下手,想抓他,试问,他陈飞怎么可能善罢甘休!?

“那…好吧。”林玲无奈点头。

“王所长,我儿子想和你说几句。”紧接着她就手中的递给了王大志。

“不是,我……”顿时那王大志脸色变得极为慌乱起来。

可这时候,他也不敢不接陈飞。

“喂,喂,您好,我是……”紧接着就见其硬着头皮接起了。

“哼!”

然而他话都还没说完,就听见听筒内传来了一道冷冽的冷哼。紧随其后一道异常冷酷与冰冷的声音,响了起来:“你就是王大志?很好,你真的很好!”

“那个,这个,不是,我……不好意思,之前我确实不知道你们认识朱局长和黄市长,而且对方那位可是从京城公安部来的领导,所以难免有些误会。现在误会解除了,还请你们不要见怪。”顿时那王大志额头汗都出来了,语气慌乱的解释道。

听起来他这话也算是有理有据。毕竟那陈维山可是从京城公安部下来的超级大领导,而且还是副厅级干部,他王大山也就只是个区区小县城的派出所副所长而已,怎么可能敢不给对方面子?

可问题是现在,陈飞想跟他单独聊几句,可不是为了想跟他叫道理!而是目的很单纯很直接,就是想找他麻烦的。

艹尼玛敢对我妈下手,我该跟你讲道理?做梦去吧!

“误会?”所以闻言,陈飞当即便脸色和语气都很冷的说道:“你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闻言那王大志脸色微变,道:“这位小兄弟,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,可…俗话说得好,冤家宜解不宜结。而且,实不相瞒,县公安局局长王野,是我表弟!我表弟他跟朱局长还有黄市长也是认识的,所以大家都也算是自己人……没必要闹得这么僵吧。”

显然他在听到陈飞年轻的声音后,心中便起了侥幸心理,认为陈飞这种年纪轻轻的小子就算可能有些能量,但恐怕也不至于像朱局刚才所说的那么吓人。而且他王大志好歹也是县公安局局长王野的表哥,大家都是自己人,不看僧民看佛面,何必为了这种小事儿这种误会,闹成这样?

“县公安局局长王野?”

闻言,那头陈飞嘴角勾勒出一抹平淡的冷笑:“这件事要算了也不难,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倒也可以放过你!”

闻言那王大志脸色忍不住再变了变,可朱千叶朱局还有黄涛黄市长的名头实在太大了,他最终还是只能妥协:“那好吧。你说,什么条件。”

“自己去把你现在的职位辞掉,然后自断一臂,最后将你这些年贪污受贿的好处全部上缴,去牢里蹲几年,那这件事我就可以考虑考虑放过你!”陈飞淡淡的说道。

若是平时,他也不至于和对付这种人一般计较,可谁叫他不长眼睛触及到他陈飞的逆鳞呢?

这种惩罚,都已经算是很轻很轻很轻的了!

“小子!你…你别欺人太甚!就算你认识朱局,可我王大志也不是没身份的人,我表弟可是县公安局局长王野,是朱局的嫡系!你们俩谁的话在朱局面前更管用,现在还说不一定呢!所以,别以为我王大志真的怕你!”王大志没想到陈飞居然会提出这种条件,当即愤怒道。

显然,欲望和轻视确实是人很致命的弱点!之前朱千叶在中都已经把话说那么明显了,可现在,欲望和轻视年轻人的思想遮蔽他双眼之下,也还是又让他生出了某种错觉。认为他王大山是很有身份的人,认为他表弟是县公安局局长,所以自己也就很牛逼!

而且他也没办法,自己都已经对陈飞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,可换来的却居然是这种结果,这种严苛的条件!

让他王大志主动摘下自己的乌纱帽,还要自己去坐牢?这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?你他ma是在做梦吧?

“欺人太甚?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,可惜你却不懂得珍惜。行了,先就这样吧。”从听筒内传来的陈飞声音不带丝毫怜悯色彩,而后,王大志就头皮发麻的听到了‘嘟嘟嘟’的忙音。

从那边直接被挂断了。

“呸!什么玩意!”

“啪!”

听到、见到那头陈飞如此‘气焰嚣张’的态度,王大志虽然莫名觉得心颤,但还是脸上神色肉眼可见的无比铁青起来!甚至还忍不住将手中的林玲一下摔在地上,将其摔了个稀巴烂!

“你干什么!?这又不是你的,你……”见状邓阿姨顿时愤怒大叫起来。

可王大志的反应却远比她想象中激烈得多。只见其居然掏出配枪,恶狠狠地盯着邓阿姨狰狞道:“给老子闭嘴!你信不信我现在直接一枪崩了你?”

“你……”顿时邓阿姨便不敢说话了,望着那掏出枪有些精神失常的王大志,目中流露出害怕之色。

反倒是林玲此刻脸色显得较为平静,没因为对方摔烂自己的生气,也没因为对方突然这样精神失常的掏出枪,而害怕。毕竟以她的实力,虽未达到先天,可普通手枪、子弹什么的,还真没办法对她造成什么威胁,自然也就无从理由谈害怕。

下一刻,她望着一脸狰狞掏出枪的王大志王副所长,淡淡道:“王所长,我又不是罪犯,也不是什么犯人。你这么拿枪指着我们,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?”

“有你屁…我告诉你,这件事就是一场误会,现在误会解除了,大家就相安无事!否则我王大志也不是吃素的。在这城阳县一亩三分地,我王大志还真没怕过谁!懂吗?”王大志恶狠狠盯着林玲道。

闻言林玲沉默不语。她现在总算知道对方怎么会突然态度转变这么快了,看来是那小子……哎,不是说都已经没事了吗,何必。

“记住我说的话。你小子年纪小,不懂事,可别告诉我你也跟他一样!总之这件事儿你们要是太过分的话,到时候,可别怪我王大志不讲情面了。哼,我们走!”而在见到林玲居然不说话,那王大志又色厉内茬吧啦吧啦一大堆。

最终,就见其冷哼一声走了。而后警车声呜呜呜远离。

“小林,他,他们走了。呸,什么玩意,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。厚颜无耻。”而在见到王大志等西城派出所警察全都坐上警车走了,邓阿姨这才从刚才的害怕中走出来,抚着起伏的胸口骂道。

毕竟她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妇人而已,甚至平时胆子都挺小的,更别说被人拿枪指着,她何曾经历过这种吓人的事儿?能从头到尾坚持到现在都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“邓姐,对不起。今天真是连累到你了

。”闻言林玲笑着目光转向邓阿姨,诚恳的感谢道。不管她今天是否帮上忙,可这种举动,却已经足够暖心了。

“哎,小林你跟我客气什么?要不是你儿子小飞,我家易术现在都还在派出所里蹲着呢。你邓姐虽然只是个妇道人家,平头小老百姓,但也知道知恩图报,做人不能违背良心。我看你今天也受惊吓了,走吧,我先陪你回去,小飞他应该待会就回来了吧?”邓阿姨说道。

“嗯,他说他现在已经在车上了。本来我都说让他不要回来了,都已经没事了,不过他不非要…应该两小时后就能到吧。”林玲回到道。

“什么没事了,你看你都被他摔成这样,又不是他的!应该让他赔!”

可邓阿姨闻言却不乐意了,大声道:“这些家伙一天就知道欺软怕硬,要不是小飞的话,我现在都被抓走了,你想想要是我们真被抓进去派出所,会怎么样?走吧,我先送你回家,待会等小飞回来了再说。”

ps:还有一章或两章在半夜,我先出去吃点东西。还没吃饭。

马鞍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邢台治疗卵巢炎方法
防城港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马鞍山好的牛皮癣医院
邢台治疗卵巢炎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