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茶上 正文 第06章 哑巴斋

2019-10-12 19:37:5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茶上 正文 第06章 哑巴斋

......

洗罗山传自西域,是近十年兴起的灵茶坊。

在各地备受追捧,茶坊前往往都是长队如龙的盛况。

这两年,洗罗山茶坊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州各城覆盖开来,单在祈州就有一百二十间,将其他茶坊尽数挤压了下去,独占鳌头。

白两听得咧咧嘴,端起茶杯又放了下来。

要说在此之前,他对这些茶坊是没有什么深刻印象的,更是没听过洗罗山的大名。

好像在云安的时候,父亲赶集回来都会带回几袋茶乳泡开了给他喝,也是很久远的事情了。

学院的学生是很喜欢去茶坊买这些现做的茶乳的,特别是年轻男女之间。

至于白两,自然没有闲钱去喝这些。

在白两对面,坐着洗罗山茶坊的代理人,温华。

“尝尝吧,我们茶坊刚调的灵茶。”温华岁过三十,但保养得极好,粉黛轻施,眼角不见细纹。

她的笑容无可挑剔,让人不觉亲近。

“灵茶?”白两觉得好噱头了吧,还是依言喝了一口。

一股清凉入腹,顿时化作万道细流席卷全身,上至天灵,下落九泉,只觉得全身一轻。

白两眼睛微微一亮,“这是......”

“说是灵气,你信吗?”温华微微一笑。

修炼时代早就成了千年前的传说,灵气枯竭。

现在跟灵字沾上边的

,十有八九是噱头。

所以,白两下意识撇了撇嘴,哪怕是面对在祈州商界数一数二的女巨头。

温华莞尔,道:“我们茶坊通过特殊的符器给茶度入微量灵气,激发活性,在我们这里叫做‘炼茶’。等你以后学习制茶,会接触到更多。”

“我可能......”白两迟疑。

他想到自己只是想做个短工,现在骑虎难下了。

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温华端起青梧茶,多少年过去,她还是好这口清凉。

“没...没有了。”白两又喝了一口灵茶,掩饰自己的不自然。

走一步,算一步吧,他暗道。

要是他知道他喝下去的,是一杯价值上百州元的灵茶,估计会哆嗦得摔掉茶杯。

......

“白哥儿,起来吃晚饭了!”天还未黑,许平乐拍醒白两,招呼他出门。

白两爬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,顿时清醒了点。

白天在茶坊里填了学徒资料,又去工会办了一系列手续。

来回折腾,白两一回来就累倒在床上了,睡到现在。

“我猜你是找到了去处了吧。”两人沿着黄昏的街道,走出学院。

“嗯,在秦明丰说的那家茶坊。”白两点了点头。

“刚想跟你说,我那里不要人了,你找到事情做了便好。”

许平乐挠头笑笑,两人进了学院路上有名的哑巴斋。

哑巴斋的老板是个哑巴男人,厨艺一绝,收了三个胖兄弟厨师当徒弟,也是不落师名。

加上价钱公道,每到饭点都是人满为患,更多的人在外面排号。

“我有一个朋友在里面当伙计,每个月有三张饭票,我帮了他忙就送了我一张。”许平乐微微有些得意道。

白两回头望向大堂里攒动的人头,闹哄哄的,轻吸了一口气,看向许平乐。“那这饭票岂不是太贵重了点,你就请我......”

他想到进入洗罗山茶坊时门外的长队,突然觉得,名气一大也是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“现在月底了,不用就浪费了,也是刚想起来。要我请姓秦的那家伙,我宁肯撕了。”

白两笑了笑。

想起刚搬进闻园时,许平乐和秦明丰在床位上起了争执,两人现在还冷脸不说话。

饭票在手,两人也是等了一刻钟才坐到了空位。

大堂里人声喧沸,桌子之间用木栏隔开,过道却颇为宽敞。

年轻的跑堂伙计从四个角落掀帘出来,上菜收桌,丝毫不显混乱。

白两不经意转头,看到了一个学院同系的人。

“哑巴斋喜欢找一些学生短工,工钱给得也厚道,不过这里太忙了,忙得不想话,我做了两天就跑路了。那家伙跟我一起进来的,没想到还在这里。”

许平乐冲那个学生打了个招呼,后者愣了一下,对着他们点点头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。

白两看了眼许平乐的身材,心说你坚持不下来是原因的。

“哑巴斋有三绝,老哥你知道吗?”

白两很干脆的摇头。

“菜是一绝,那三个大胖子是二绝,最后却是哑巴斋的老板娘......”

许平乐话还没说完,忽听大堂里起了一阵惊呼。

两人循声望去,只见里堂走出来一个身姿窈窕的俏妇,穿着寻常衣裳,端着一个菜盘。

许平乐嘴巴越张越大,在见到那女子向自己这边走过来停下后,他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白两在一边甚至能听到他极快的心跳。

哗!

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转移如剑般刺过来,带着羡慕,不解,杀气。

“你们的饭菜,吃得开心哦。”妇人放下菜盘,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,转身回去。

谁也不知道,她在看谁。

老板娘一消失在帘子后,大堂里一下就炸锅了。

那两个学院里的,是什么来头,竟然值得老板娘亲自送菜!

有幸见老板娘一面,此生无憾了。

那个死哑巴整天把自己媳妇藏得跟宝贝似的,今天怎么舍得让她出来了?

苍天不公,我天天来这里排队两个时辰吃饭,老板娘都没正眼看过一次!

两个小白脸,呸,长得不怎么样......

“哎,人都走了,吃饭。”白两伸手把许平乐的下巴推回去,不得不承认老板娘是真的漂亮。

“怪了,怪了......”许平乐还没回过神,自言自语道。

“莫不是老板娘想挽留我回去,可是我自己......”

白两捂脸,这个二货,他小心往周围看了一眼,估计离得近的听到想过来打人了。

于是,他把身子缩了缩,默不作声地拿起筷子。

咦!

这里都是寻常的家常菜,但是白两吃了一口,居然腹中一阵寒流激荡全身,钻进血肉之中,跟喝下灵茶无二,只是更强烈了点,让他精神一震。

这里面也有灵气?

白两拍了下许平乐的脑袋,让他也尝了一下,许平乐嘴里念念叨叨,看起来没有异样。

白两心道没救了,快速吃完饭菜,拖着许平乐就走。

没办法,再不走,里面的人估计要把他们生吞活剥了。

......

叹息沙墟,是“九州”最新架构出来的小世界,山海图上也有万里方圆。

荒芜横漠,生机断绝,遍布大大小小的沙穴。

这片大漠一打开传送之门,就引来了无数武者征服。

楚阳站在一处风化的看不出原来模样的洞府前。

片刻,从里面钻出一个刀客,身后还背着一把长弓,显得极为别扭。

“我说了,这破地方不值得搜。”楚阳摇摇头。

“嘿嘿。”许无极抛了抛手里的黑色筒状物事,脸上说不出的志得意满。

“武圣庇佑,我找到了玄品瞳鬼,也就个破烂玩意!”

说罢,大摇大摆得从楚阳旁边走过。

瞳鬼是上古时期的天地灵物,炼化得体的话,一可千里视,二可窥阵理,辨鬼神。

在小世界里,将其融进灵器里,可杀伤到远距离的敌人,视品级而定。

得到瞳鬼,许无极背上的那把玄品紫光弓便有了大用。

楚阳气结,抬手欲抢,却被许无极灵活得躲开,逃之夭夭。

......

“趴下!”楚阳一把将许无极的头按下去,身前炸出一嘭沙尘。

这个二货拿到瞳鬼就膨胀了,看到十里外有两方在交火非要掺和上去。

现在好了,他们被盯上了,还被堵在圈外。

“跑了。”黑暗从山海图上压过来,楚阳窜了出去。

现在只希望那些人也顾着逃命,没空理会他们。

一道道流光紧接着擦身而过,楚阳和许无极腾挪身形,利用身法摆脱,速度也被拉慢了下来。

黑暗浪潮滚滚而过,许无极突然嘭的一头栽了下去。

“楚阳,你先走。”许无极腹部有道深可见骨的创口,鲜血暴涌。

“该死!”楚阳甩出雾障丹,迷雾平地而起,笼罩住一片方圆。

他把许无极拖到一块大石头后,喂给他一颗止血丹,开始治疗。

“不行,煞毒太重了,你走吧。”许无极被救起的丝血状态根本捱不过此时黑暗之中的煞毒,来不及化开药力,便瞬间再次倒地。

“没机会了,这次算了吧。”楚阳起身摇摇头,从乾坤袋里拿出一颗玄雷珠,消失在腾起的熊熊雷火中。

......

白两和许平乐回到闻园的时候,秦明丰还没回来,肯定又是一夜不归。

两人也不在意,第二天都要干活,便早早地洗了歇息。

......

嘉峪关性病医院
通化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巴彦淖尔治疗盆腔炎医院
嘉峪关性病医院费用
通化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