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妖精的魔匣第五十四章首杀奖励

2019-11-21 11:27:2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妖精的魔匣 第五十四章 首杀奖励

整个底层寂静的可怕,一丝风都没有,脚下一片硕大的蘑菇地,泥土很松很软,空气充满了健康蘑菇的特殊香味。

四人捡起散落在蘑菇群里的火把,点燃之后望向四周,巡视了小半天,才发现他们所在的位置,是一处凸起的高地,周围四面的土地沿着坡度不断降低,黑洞洞的似乎一直能连结到地底深处。

除了高地顶尖长着一片蘑菇以外,坡上都是荒草和不知名的藤蔓,但是每隔着一圈,就有四根石柱矗立在深深的草木中,一直蔓延到最底层。

“团长……”卡珊戴咽了一口津水,缩了缩脖子,有点害怕的说道:“咱们站的位置,怎么这么像在一处坟墓的顶端啊?”

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很像。”

马丁哆嗦了一下,目光投向高地的中心位置,那里正竖着一座凶神恶煞的泥土雕像,外表是一名青眼獠牙的中年男子,底座上面似乎还标注着几行文字。

“那里怎么有座泥土像?”希尔很快也注意到了那座雕像。

“走,去看看,指不定上面有这里的禁忌。”

维恩现在感觉越来越糟糕了,怎么自己怕什么就来什么呢,简直就像是黑暗中有只无形的大手,在推着自己前进一样。

四人走到雕像前,一个个顿时傻了眼,泥雕上标注的不是什么禁忌,而是一行奇怪的说明:荒宅恶灵阿尔伯特,骚扰小镇的可怕怪物,它拥有强大的死灵法术,能够召唤潮水般的骷髅为自己战斗。

“什么意思……”

希尔沉吟了片刻,魁梧的身躯忽然一震,动容的说道:“难道说……这是某位勇士在讨伐恶灵失败之后。为了警惕后人而留下的绝笔”

“有可能!”维恩和马丁用力点头,纷纷露出了敬佩的表情。

“你们快开,这后面还有字。”卡珊戴的声音从泥像后方传来。语气非常古怪。

三人举着火把跑到雕塑后方,借助火光看清文字之后。就彻底摸不着头脑了。泥像背后赫然镌刻了一列物品名称,从上到下分别是:银蛇法杖,罗姆钢戒,紫衫木长弓,合金重铠,飓风长袍,恶灵金币。

最下方还标注着一行小字――首次战斗难度减半,奖励翻倍。

这又是什么情况?

咔――!

不等四人理出头绪。泥塑雕像表面忽然浮出了细密的裂痕,并开始剧烈颤动,两三秒之后猛地炸开,喷出冒出大片的青色烟雾,在半空中凝结为一个模糊的人形。

平地刮起一阵阴冷的寒风,一个恶毒的声音从烟雾中传了出来,由远而近飘忽而至:“是谁,胆敢打扰了阿尔伯特的安眠!”

“团长!”三人从呆滞的状态惊醒,绝望的尖叫了起来。

“冷静,都冷静!”

维恩现在有种去死的冲动。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,自己明明不想对付这只恶灵,却一不小心落到了它的坟头上……

“尊敬的恶灵先生。我们只不过是路过的游客,完全不想与您为敌,不如大家各退一步,您继续睡觉,我们马上离开。”他堆着笑脸,点头哈腰的说道。

“说的貌似很有道理……”

恶灵铜铃般的双眼闪着寒光,歪着脑袋饶有兴致的看着四人,蓦地表情一变,暴戾和狂怒同时浮出在它的脸上。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:

“你们休想!惊扰了阿尔伯特的安眠,你们只有死路一条!”

说话的同时。半空中的巨大恶灵猛然落向地面,伴随一阵夹杂着彻骨寒意的狂风飞驰而。

“没退路了。大伙儿拼了!”

维恩悲愤的拔出钢剑,周身涌出红色的光焰,身形猛地往前急冲,利刃如同一条赤蟒霍然划出一条耀眼的弧线。

“拼了!”希尔猛地一咬牙,跟在他身后冲了上去。

就在两人一前一后扑向恶灵的同时,马丁迅速取下背负的长弓,用力拉开弓弦,右肩骤然浮出一道闪烁白光的奇特印记。口中轻声吟唱起低沉的咒文,很快,咒文就迅速到了尾声。

这时的长弓上已经自动凝聚出一支透明箭矢,他一松开弓弦,透明箭矢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一秒后,一束白色的火光从天而降,后发先至的击中了阿尔伯特。

砰――!

恶灵魁梧的身躯在这次打击中猛然一窒,体表冒出丝丝白烟,就趁着这个空档,维恩和希尔一前一后的夹击了过去,两柄闪烁着光焰的钢剑瞬息刺入了对方体内。

“呜嗷!”

阿尔伯特凄厉的一声嚎叫划破了黑暗,口中突然喷出一股黑气,径直倾泻在维恩的身体上,将其体表的光焰扑灭,并把他整个人砸入了后方的蘑菇地里。

“嘿嘿!”

恶灵狞笑一声,视线对准了远处的马丁,又是一股黑气从它口中喷泻而出。

瞬间,马丁只觉得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,身体随即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飞了起来,重重的摔进了蘑菇地里。

“ywntь!”

伴随女法师清脆的断喝,一团淡金色的光晕从法杖顶端飞溅而出,正中恶灵的额头,令它的身体瞬间僵在原地

“裂地剑!”

希尔大吼一声,体表的光焰全部用入钢剑,橙色的斗气凝聚成一把巨锤,狠狠砸向阿尔伯特的胸膛,猛然炸开。

砰――!

恶灵庞大的身体如同皮球一样被拍了出去,不等它落地,维恩的身影拖出一丝火星从蘑菇地里窜了出来,一剑刺穿了它胸膛,将其钉在地面之后,立刻弃剑翻滚了出去。

“……约束、牵引、击中……摄魂之箭!”

马丁从蘑菇渣里站了起来,双手拉弓,缓缓凝聚出一支黑色箭矢,搭在弓上:

“去死吧!”

伴随一声轻响,黑箭猛然消失在弓弦上,划出诡异的弯曲规矩,飞至半途霍然膨胀,变为一把飞翔的长矛,转瞬刺入了阿尔伯特的额头。

轰――!

黑色火焰顿时吞没了方圆五英尺内的一切。

“嗷嗷嗷!”

恶灵暴怒的咆哮声从火光中船了出来,不过白鸦佣兵团的全员并没有感到意外,活了几百年的恶灵,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被消灭。

滚滚烟尘之中,逐渐浮现除了阿尔伯特的身影,它高昂着头,眼里充满了不屑和恶毒,空气仿佛一下子凝结静止了。

全场一丝声音都没有,静静的,他们就这样和恶灵相互对峙着!

“嗷嗷嗷!”

恶灵长嚎一声,作势欲扑,庞大的身影突然僵持在原地,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,像是在和谁对话一样,自言自语般道:

“什么?难度减半?明白了!”

阿尔伯特立刻露出了虚弱的表情,无力的挥舞起双爪,飞扑的速度都慢了一半。

“一起上!”

佣兵们完全不明白对手在耍什么花样,却也不想放过这次机会,两名战士立刻大吼着冲了上去,弓箭手和法师随即开始吟唱咒文。

一开始,他们还以为恶灵只是玩诱敌深入的把戏,谁知,对方不仅力量变弱,连反应速度都迟钝了许多,一个照面就被己方打的鼻青脸肿。

这家伙是真的变弱了!

白鸦佣兵团在将阿尔伯特打残之后,愈加确定了这个判断。

三分钟后。

“嗷嗷嗷!”

奄奄一息的恶灵发出最后一声狂吼,栽倒在蘑菇堆里,半透明的身体如同气球一样炸开,然后从中掉落出几样闪光的物品。

这特么又是什么情况?

四人面面相觑,全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,好吧,他们确实活着见到了鬼,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也太诡异了吧。

“总而言之,先去看看地上的东西吧。”维恩黑着脸说道,虽然打败了可怕的恶灵,但就现在这么个诡异情况,他怎么也没办法开心起来。

“那就看看吧……”三人也没有意见。

众人走到阿尔伯特的葬身之地,表情立刻变得十分精彩,地上赫然静静地躺着一根蛇形的秘银法杖,一只镶嵌着罗姆水晶的法戒,一根白骨手指,还有一枚巴掌大的金币。

“银蛇法杖!真的是银蛇法杖啊!”卡珊戴兴奋的狂呼一声,完全不顾形象的扑倒在地,捡起法杖,痴迷的握在手中端详着:

“这个质感,这个重量,还有上面的精致符文和流畅的曲线,绝对没有错,这就是我一直存钱想买的银蛇法杖啊!”

“居然真的是罗姆钢戒啊!这就是高级弓箭手必背的装备,传说中增强五感的高等法戒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我是不是做梦了?不管了,就算是做梦也好,它现在是我的了!”

马丁抱着手中的钢戒指,狂热的又摸又亲,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。

“团长!团长!这枚钱币是纯金的!”

希尔颤抖着捧起了巴掌大的金币,满脸的难以置信,他这辈子都没拿过这么多钱啊。

“给我看看。”

维恩淡定的收起了那截指骨,凑过去一看,只见钱币正面是阿尔伯特丑陋的头像,反面则是一行罗赛维亚字――谁惊扰了我的安眠?未完待续

...

保德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梁平区中医医院
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
昆明看妇科病大概要多少钱
徐州好的癫痫病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