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瞿颖坚持与张亚东不婚能过一辈子多牛

2019-12-08 14:13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瞿颖坚持与张亚东不婚:能过一辈子多牛

瞿颖

7月14道 据南方人物周刊消息 生于1971年,1996年在张艺谋的首部现代都市题材影片《有话好好说》中扮演女主角安红而走红,出演过《爱情命运号》《浮城谜事》《真情告白》《真情告别》等热门电影和电视剧。这两年在湖南卫视节目《百变大咖秀》中的表演让人惊艳,被称为“百变女神”。

鲜有女演员把听起来并不喜人的年龄挂在嘴边;也没有那位明星敢对镜头说:“我有一张月球表面的脸。”闯荡娱乐圈二十余年,明明已是大姐,却像初来乍到,完全不在乎圈内“规矩”。

素颜,齐耳短发的边际能窥见岁月痕迹,红色运动服裹着挡不住的活力。远离银幕8年,再见瞿颖时,她开始“扮演”刘德华、毛宁、龚琳娜(微博)、崔健……20年前的“玉女”形象尽失,她却很得意这一次次挑战:“扮演角色是演员的基本素养,我就恨自己以前的花瓶形象。”

她早已过了花瓶的年纪,冷不丁在90年代走红,有过入行逆反期,尽情恋爱并失恋,试图在名利场中做自己。当人们从记忆箱底把她搜出来时,她爽朗大笑:“我一直在啊!有时生活去了。”

音乐剧《我的青春高八度》杀青后

,瞿颖与片场的演职人员一一合影,“剧组每个人都喜欢她”,她在一声声“颖姐”中回应着。

她迫不及待携男友去南极旅行。这是她与张亚东(微博)难得的一趟二人游,“亚东爱古堡,我爱海岛,游不到一起去。”

我已经漂亮得不想再漂亮了

从《百变大咖秀》到《我的青春高八度》,瞿颖一反常态,或搞怪逗乐,或尖酸刻薄

。十多年的朋友看到《百变大咖秀》时

,一点都不奇怪,“他们知道我就是那样的。”和朋友一起玩乐时,她经常徒手模仿各种人,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或者一个表情,把在场的人逗得前仰后合。

到了《我的青春高八度》,瞿颖成了“河东狮吼”的反派。戏快拍完

,她有些后悔——重出江湖的无厘头形象已经被定型了。

有一天,在现场,瞿颖正特别认真地演戏,吴秀波(微博)“噗嗤”笑场了。“我俩演戏从来不笑场的,每次都特别顺。”她追问吴秀波:“你为什么要乐啊?我刚才那里说错了?”吴秀波被问得不耐烦了,只好承认:“你刚才说那句台词,特别认真,我突然想起大咖秀来了。”

这让瞿颖恍然大悟:“我是想证明自己什么都能演,不光是喜剧。不知道为什么

,你一漂亮,别人永远觉得你是花瓶,你搞怪,他就不高兴;可是有人接受了你搞怪,你再回去,他又会觉得奇怪。”

形象问题,瞿颖在学校就已经解决。那时她还没当模特,个子高,又是班里最小的女孩,大女孩们都已出落得漂漂亮亮,她却还没长开,瘦瘦高高,没什么角色好演。班里排戏,就让她演老太太,头发涂上白色粉末。瞿颖也只认定:“演得好是一种满足,而非漂亮是一种满足。”

二十多年前,瞿颖没有戏演才去做了模特。“别人永远都觉得我当模特漂亮,给我漂亮角色,其实一直在埋没我。年轻时,接的好多角色都没有把我的特点发挥出来。这两年岁数都这么大了,上综艺节目,模仿各种不同的人,别人就觉得,哎呀,我居然豁出去了。其实,那才是真的我!”

瞿颖在艺校学表演时就知道:“演员就应该什么都能演。太在乎形象,当不了好演员,可能只是一个明星。”在艺校大家都希望保持优雅形象的时候,“我优雅也能优雅,漂亮也能漂亮,丑也能丑,疯也能疯,还挺得意的。有些人不敢,怕丑,因为没有漂亮过,我是漂亮得已经不想再漂亮了。”

“我是从来都不去看别人生活的,只是在乎自己的感受。”以前有人总跟瞿颖说,“这戏你演得好, 马上就要红了!”瞿颖想着:就好像我没有红过似的!回说:“我不是不想红,我也想红,但是更想能够在自己控制之内。大多数人红了就身不由己了。我不是酸葡萄心理,我有过那种状态,所以挺满意现在的,可能跟岁数有关。女人过了40岁,会更清楚自己要什么。名利,我以前也看重过,但是现在,更重要的是舒服。”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