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

你们这些NPC 第七零二章 故事再开_a

2020-01-18 19:26:2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你们这些NPC 第七零二章 故事再开

天色阴沉,乌云盖顶,雨没有下下来,孙安的血倒是洒了一地。

右手脱离身体,飞了起来,在空中旋转两周半,落到了身后几米远的地方。

他连中年周帆是怎么靠近自己的都没看清,身体连晃都没有晃一下,斩手力量太大,直接就破了皮肉、断了骨头,力量穿透过去,没有作用在身上,而她断臂的武器仅仅是手掌。

这实力恐怕已经能打赢奎爷了。

遗憾的是剧痛不会被力量打出身体,孙安闷哼一声,断臂处的剧痛涌进大脑,疼得让人头脑清醒。

血流如注,他也懒得包扎,看着回到墙头的中年周帆,说道:“一开始就弄这么大的伤,说明微生天宇就在附近吧?否则他怎么来得及赶过来杀我,我有可能在几分钟后失血过多。”

“他已经走了。”中年周帆笑了笑,“我不是要帮他抓你,而是要帮他杀你。”

孙安一愣,低头想了想,也笑了起来:“原来如此,他是诺特派来的?唔……”

诺特是维护派,不希望让任何人得到牌盒、集齐纸牌,最保险的方法自然是把牌盒拿在手里,这样就不用担心任何人去收集纸牌了,世界也就和平了。

可是孙安的游戏规则对这个计划很不利,四大组织的人都知道谁拿到了牌盒,拿到牌盒的人必须参加下一次游戏,不参加的话,诺特就必须面对三大组织的围攻,一对一还可以拼一下,一对二就没什么机会了,一对三,诺特成员可能一个都跑不掉。

那么对于诺特来说,在游戏时把孙安杀死是最好不过的

,最好是被外人杀死,这样牌盒就会随机出现在某个孤儿附近,要找到是很困难的,至少能保证一段时间的世界和平。

中年周帆就是很明显的外人,孤儿的实力根本无法与这些存在抗衡,那么让她杀死孙安就是很合理的。

问题在于……微生天宇真是诺特的人?他真不知道中年周帆是什么人?一个如此强大的存在突然出现在清济市,他真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?不想想让中年周帆杀死孙安,牌盒真的会消失?

故事的“主角”会是个笨蛋吗?不会,一些主角单纯、天真,看起来像个笨蛋,但其实不笨;微生天宇是个笨蛋吗?也不是,能让中年周帆留在这里帮他杀人,就已经证明他不笨,而且还很可能和孙安一样,擅长使用自己的舌头。

想到这里,孙安微微觉得有些头晕,血已经流出来很多,还不至于昏迷或休克,但已经有了足够大的影响,他的脸色也变得很苍白,抬头看着中年周帆说道:“在杀我之前,先回答一个问题吧,你知不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中年周帆皱了皱眉。

“没什么,有这个答案已经够了。”孙安笑了笑,深深吸了一口气,看向周围更高的建筑,用尽全力叫了出来,“小天天!我知道你没走,还呆在附近,出来吧!我保证不打死你!”

微生天宇一定在附近看着,很有可能正拿着一把狙击枪,透过狙击镜观察着这边,他知道孙安的能力是什么,却没有告诉中年周帆,显然是想在时间返回后,等待孙安露出破绽,一枪把孙安嘣了。

即使失败,中年周帆真把孙安杀死,微生天宇也不用着急,因为中年周帆这种存在显然和能力有关,不剩下最后一个人,游戏是不会结束了,就算别人拿到了牌盒,他也可以再拿回来,无论那是谁,都不会比孙安更难杀。

孙安有他的如意算盘,微生天宇也有,而且比孙安的还要成功。

中年周帆见孙安突然这么大叫,也跟着他看向四周,她不知道孙安的想法,只是单纯的好奇,想知道微生天宇是不像孙安说的那样,还呆在附近。

没人回应,码头附近只有海水拍击着岸边的声音,微腥的海风吹拂着中年周帆的头发,她抬手理了一下。

“那么,动手吧。”孙安一直在估算着时间,他必须在一分钟内死亡,否则那只手就永远断了,断的是手,手臂还留着,要COS杨过还得再断一次,他可没那么大勇气。

中年周帆冷哼了一声,消失在墙头,出现在孙安面前,抬起左手,在孙安额头上轻轻一弹。

孙安的脑袋没了,洒向后方的血液与大脑碎片凝在空中。

∞∞∞∞∞∞∞∞

∞∞∞∞∞∞∞∞

“不存在?”中年周帆扬了扬眉,深思起来。

孙安点了点头:“是的,不存在,现在清济市一共有九个跟你一样的人,据我所知其中四个或五个已经死了,每出现一个死亡,你的能力都会有一次质的飞跃,所以你现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了,除你之外,还剩下四个人,如果能把那四个人杀死,你的实力应该就能上天了。”

他死了,出乎意料的早,说明中年女人不是个有耐心和好奇心的人,卖关子在大多数时候能救命,可这次似乎不行,于是他很直接的开始讲述劳伦斯的能力,这样才能继续拖时间。

“还有……四个?”中年周帆皱了皱眉,问道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如果我说到了你不爱听的,你可别急着杀我,事情从哪里开始呢?唔,今天中午我追踪一个敌人,走进了一栋建筑物里……”孙安没有一点废话,直接开始从他遇到了周帆开始讲述。

和张营、周帆都讲过这个故事,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什么夸张的情节、引人入胜的转折,只是单纯的平铺直述。

“当时我就觉得奇怪,她为什么要说这么个根本无关紧要的谎呢?不过我也不是太在意,毕竟不是敌人,又没什么特别的地方,就离开了,可是之后……”

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孙安涛涛不绝的说到这里,暗自松了口气,但并没有停下来,讲到了熊孩子。

Déjà-vu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的,就算他能躲过第一次攻击,也来不及躲第二次,唯一的希望就是年轻的周帆和小宇了,可二人迟迟不来,他只能继续讲。

中年周帆终于被吸引住了,很投入的听着孙安的故事。

-

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
四磨汤对黄疸有用吗
云香祛风止痛酊说明书
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