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【江南小说】红草地之兄弟_a

2020-01-18 02:47:1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摘要:不,我现在还不能走,我要想办法营救监狱里的同志,想办法建立新的联络点。兄弟,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。你把情报送出去,就不要回来了,我会安排人把你送到后方,送到根据地。那是一片红色的土地。那里的人们和平共处,相亲相爱,自力更生,都是为着全民族的解放而战斗着。 1、

我是一个流浪汉,一个街头的小混混,也可以说是一个乞丐。但我比较认同第二种说法,第一种显得我老气,第三种显得我潦倒,只有第二种,还算显得我有点自尊的样子。

我没有家,没有爹妈,自打我有了记忆,我就和一个称作是我师傅的人相依为命。那时候,师傅抱着我沿街乞讨,一天下来,也讨不了多少,勉强的能维持我和师傅瘪瘪的肚子罢了。但是,师傅令我佩服的是,即使遇到恶劣的天气不出去,师傅照样能想办法让我和他的肚子达到维持的状态。

这天,我仍然在街上溜达着,寻找着猎物。师傅朝另一个方向走了。自从我可以独立的行动了,师傅就和我分头行动。忽然,街的那一边传来了一阵吵嚷声,行人、摊点纷纷躲避。我回头看了看,只见一个男子在前面跑着,后面是群叫嚣的宪兵。这种情形街上每天都有,听说是和什么有关。眼看着这名男子就跑到我跟前了,我急忙向一旁躲去。我可不想和什么沾上边,听说要被杀头的。可我没想到的是,这名男子一把拉住我,说:兄弟,快跑!

我挣扎着说:你他妈的跑你的跑,拉我干什么?我只是个乞丐!

男子并不容我的的挣扎和辩解,手一点都没松:别废话,跟我走。

我的挣扎使得男子奔跑的速度有点缓慢,后面的宪兵越来越近,有人端起了枪,喊着:再跑就开枪了。而且,话音刚落,就想起了枪声。子弹从我耳边呼啸而过。我缩着脖子,对死的恐惧让我只得随着男子没命的跑了起来,关键是我没有办法挣脱男子铁钳一般的手。不知拐了多少个弯,跑了多少路,我们终于暂时性的甩开了宪兵。在一条窄窄的巷道里,我和男子各靠着一面墙,喘着粗气。待稍微的好了一点,我愤怒地看着男子,说:你他妈的有神经病!你自个儿跑得好好的,说不定早就跑远了。你拉着我,不但跑不快了,说不定还把我跑成个。我挨枪子了你是不是就舒服了。

男子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说:兄弟,实在对不住了,我暴露了。

你暴露了管我屁事啊!

兄弟,别激动,听我说完。我在街上碰到你好多次了,看你还年轻,不想让你就这样一辈子当个乞丐。

我愿意,我乐意。

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。我们的联络点被敌人破获了,我没有联系的人了。有一份重要的情报,我想让你送出去。

凭什么啊,我不送。

你一定要帮大哥这个忙。

那你去送啊。

不,我现在还不能走,我要想办法营救监狱里的同志,想办法建立新的联络点。兄弟,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。你把情报送出去,就不要回来了,我会安排人把你送到后方,送到根据地。那是一片红色的土地。那里的人们和平共处,相亲相爱,自力更生,都是为着全民族的解放而战斗着。

说的好听,哪有红色的土地。

你到了就知道了。

凭什么。

男子这次没再回答我,而是问了我一个问题:你胸前挂的是什么?

关你屁事!

我那天经过你身边,看你正在看,好像是一张照片。

我没有吭声,我很恨这个男子,我心里在想,怎样的跑掉,继续去街上寻找我的猎物。

能让我看看吗?

凭什么?

但男子不容我分说,走到我跟前,强行的把他的手伸进我的脖子,掏出了我一直挂在胸前的照片。照片上是一个孩子的照片,师傅说,那是他拣到我的时候就有的,可能是我小时候的照片。但我不感兴趣,有什么用呢?我看照片,只是觉得照片上的我还是很可爱的,比现在好看的多。男子拿着照片的手,有些颤抖,他问我: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

凭什么?

我要把你记住,也许,我们不会再见面了。

不见了好,谁要和你见面的。

我可能会被他们逮捕,被他们杀害。像那些许多的同志一样,再也回不去了。但我们会很高兴的,我们是为了全民族的解放。

一群神经病!我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告诉我你的名字。

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他的,但他说的那么悲怆,像是就要死了的样子。活该我倒霉,说就说吧:师傅叫我东儿。

好吧,东儿,我记住了。一定要想办法把情报送出去。我叫天明。

说着,这个叫天明的男子,还是不容我分说,从衣兜里拿出一个蜡封的东西,就要递给我。然后,又想起了什么似的,匆匆的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,写了几个字,卷成卷儿,塞进那个蜡筒。并给我详细的说着路线和联络方式。我握着那个蜡筒,一脸的坏笑:我不去了你又能怎么样?

天明也朝我坏笑着:情报现在在你手上,如果被敌人知道了,你就得死。而且,就算不死,你也会后悔的。

我得和师傅商量一下,没有师傅,就没有我。

不能找你师傅,现在必须马上走,不然,就走不了了。

这时,脚步声和枪声又近了,他说:快走,东儿。

然后,他掉转方向,飞奔而去。不久,我就听到了那些宪兵们的叫喊声:看见了,在哪儿,快去追!

2、

我就那样的离开了我生活过的地方。我想,我不在乎那个叫做情报的玩意,我也不在乎那个叫天明的男子,我在乎的,是我的生命。我恨那个天明,害得我和师傅不能见面。本来就是孤儿,有幸被那个叫师傅的人收留、抚养,虽然,师傅教给我的是害人的勾当,不法的行为,但,师傅已经成了我的寄托。现在,寄托也没有了。不知道,找不见我,师傅会不会着急,会不会难过。一路上,靠着师傅给我传授的本领,我活的潇洒而快活。没有人怀疑我,我的骨子里,已经烙下了乞丐的印记。没有人会怀疑,一个孤独的乞丐的身上,会藏着一个叫做情报的东西。

来到这个叫做仟阳城的地方,找到这个叫做溢香楼的饭馆,我还是费了些周折。还好,有那么几个同行热心的帮助我。进了溢香楼,世故的店小二正眼也不瞧我一下,到了我落座的地方,没好气的问:吃什么,快点说,我很忙。

我乜斜了店小二一眼,说:我不吃饭,我找老板娘冷秋梧。

店小二看着我,好一会儿不说话,最后,没好气的说:冷老板不在。

我说:不是还有个叫水陌的吗。

那好,客官等着。

一会儿,店小二又过来了,给我倒了杯茶,然后说:客观请慢用,老板娘一会儿就到。

我心里有点乐滋滋的感觉,端起小巧玲珑的茶杯,学着那些衣着华丽的达官贵人们的样子,细细的品味着。可没等我把那杯拳头大小的杯子里的茶饮完,一个高大威猛的家伙,无缘无故的就过来揪住我的衣服,破口大骂:你个破乞丐,敢来这里撒野,老板娘是你找的吗?说完,竟然给了我两个耳刮子。我可怜的脸立马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。我气急败坏,伸出手就要去抓这个家伙。没成想,我在他面前,简直就是一只鸡仔。但我的嘴还能发挥作用,我大喊着:你哪儿冒出来的王八羔子,我……但我的嘴被他捂住了,然后,推推搡搡的把我掀到了门外,一直掀到了一个狭窄的巷子里,才罢手。他把我松开,然后却说:对不住了,兄弟,我叫尤寒。饭店里人多眼杂,我们只能这么办。再说,哪有你这样对暗号的。

你们,你们真是神经病!我用袖子抹了下嘴,骂了一句。

好了,兄弟,我这就带你去见水陌姑娘。

我不见,我把这个给你,你交给你们的人就行,我走了。我掏出身上的那个蜡筒,给尤寒扔了过去。

尤寒没想到我来这一手,慌里慌张的一手接住蜡筒,一手拉住了我:你不能走,这个要等见了水陌姑娘以后再做定夺。

定夺个屁!你放开我,我当我的乞丐去。

但我的挣扎毫无作用,我就那样被这个尤寒推推搡搡的又朝前走去。

曲里拐弯的不知转了多少个弯,我被尤寒拉着来到了一扇紧闭的门前。这会儿我再没太挣扎,倒像尤寒牵了个小弟弟似的,那么乖乖的跟着他。我不这样,有什么用呢?

尤寒拍了拍门,那拍门的声很有节奏,我想,一定也是事先约定好的吧。拍门,也是他们的一种暗号。

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门里边站着一个老太太,六十多岁的样子,头发白的像雪似的,她说:姑娘在等着你们呢。

尤寒没说话,拉着我就进去了。进去之前,还四下里瞅了一下。

在一间小房子里,床沿上坐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,清清瘦瘦的,扎着两条松松垮垮的辫子,搭在两个肩膀上。白色的长袖上衣,下面是一袭黑色的裙子,一双黑色的方口鞋,白色的长袜。就像我见过的很多女学生一样的清纯脱俗。

尤寒把那个蜡筒交给了她,说:水陌姑娘,情报就是他送过来的。说完,他指了指旁边的我。我正直直的看着水陌姑娘,见他指我,就很礼貌的点了点头。

谁让你来的?水陌问我,声音很好听,就像小溪轻轻的流过一样。

他说他叫向天明。我回答的有点不乐意。

他为什么要让你送?

不知道。他说联络点被敌人端了。

你和他是什么关系?

没关系,我只是个乞丐。

哦,那你以后怎么办?

我回去找我师傅去。师傅找不着我,会着急的。

水陌“哦”了一声,没再问下去。她看了看尤寒,尤寒也看着她。他们俩一会儿摇头,一会儿点头,在我面前打着哑谜。然后,水陌对我说:好吧,我们可以放你走,但你要保证,这个事不能对任何人说,包括你师傅。

嗯,我知道了。我应了一声,也不管他们怎么样,拔脚就走。

我走了之后,水陌打开了那个蜡筒,看了情报,对尤寒说:是向天明的笔迹,没错。情报也很重要,寒,还有个纸条。

水陌,那个小叫花子,要不要把他……尤寒做了个解决的手势。

他的事,不需要我们解决。水陌轻描淡写的说。

水陌看了那个纸条,忽然就露出一脸的诧异。她忙把蜡筒重新弄好,对尤寒说:寒,带上这个,赶紧去把那个小叫花子追回来,他有危险。我估计,这儿已经暴露了。你带着他赶紧去码头,秋梧会接应你们的。我在这里拖住敌人。

尤寒接过蜡筒,有些不解的样子,他看着水陌说:还是我在这里拖住他们吧。

我对他们来说比你重要,而且,秋梧和那个小叫花子更需要你。向大哥说,那个小叫花子叫东儿。

东儿。尤寒眉头皱了一下。

赶紧走,不然就来不及了,一定要追上他,告诉秋梧,一定想办法把他送到后方去。

尤寒知道,水陌向来是说一不二的。看着水陌坚定不容置疑的目光,尤寒心里就像被一枚钢针挖着。但他只能强压着悲痛,说:姑娘保重。然后,迈开大步,走了出去。

我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,终于完成了那个向天明交给我的任务,终于又可以重新自由的做我的乞丐了。我蹦蹦跳跳的在巷子里走着,嘴里还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歌。

东儿,回来,不要走!

可是,后面传来了那个讨厌的尤寒的声音。

我回头看了一下,撒开脚丫就跑。然而,没跑几步,我就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叫嚣声,接着,在巷子的拐弯处,出现了十几个端着枪的宪兵。我站住了,死的恐惧一下子袭上心头。

东儿,趴下。尤寒大喊一声,拔出了手枪。

我机灵的趴在地上。枪响了,一片枪声。

我用手捂住了耳朵,颤抖着,感觉着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。尤寒就那么一把枪,怎能敌得过十几把枪。现在,尤寒一定被打成了筛子了。很快的,枪声就没有了。我不敢起来,也不敢睁开眼睛,我怕一起来,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全身血窟窿的尤寒躺在我身边。可是,奇怪,那些宪兵呢?这会儿,肯定是要来抓我了,怎么没了动静。

起来吧,没事了。一只大手在我的脊背上拍了拍,同时,我也听到了那个尤寒的声音。他没死。

我爬起来,看着尤寒,他竟然毫发无损。我又向宪兵出现的地方望去,我看到浓浓的硝烟弥漫着。在弥漫的硝烟中,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宪兵的尸首。我特别惊讶,这个尤寒,这么神啊!我回头看着尤寒,他对我笑了笑,又朝我努了努嘴。我又回过头向宪兵死的地方望去。硝烟已渐渐散去。这时,却从拐弯的地方,缓缓的走出来一位婀娜多姿的美人来。她撑着一把绿色的伞,身穿一件紫色的暗花旗袍,高贵中有那么点妩媚,一头微微打成卷儿的齐肩短发,让她在淡淡的烟雾中,仿佛从空中掉下来似的,艳而不俗,华丽而真实。她的另一只手上,提着一把枪,仿佛还冒着丝丝的热气。

她就是秋梧。尤寒说。

她是那个楼里的姑娘?我忘了我现在的处境,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。

尤寒伸手在我的脑袋上戳了一下:你小子想啥呢?她这叫变身,是为了迷惑敌人的。懂不?

我没有回答尤寒,因为秋梧轻轻摆动着细腰,袅娜一般的飘过来的动作,把我看傻了。她那高跟鞋清脆的声音,像是天籁一般,我还没有看够,她已经来到我们身边,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,还有一点硝烟的味道。她红而不艳的朱唇轻启,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。她只说了三个字:跟我来。

尤寒仍旧拉着我,跟着秋梧,来到了一个小院,秋梧用钥匙打开了门。屋子里好像很久没住了的样子,我想,这也许,只是她的联络点吧。拿他们的话来说,应该是联络点吧。

可是,当我们三个人进了一个房间的时候,都惊呆了。房间里,坐着一个人,一个我非常熟悉的人,我不由得脱口而出:师傅。

共 696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段革命时期的红色记忆,一段传奇的寻亲之旅,一段刻骨铭心的手足之情,一段跌宕起伏的生死爱恋,小说围绕着几个关键性的人物展开,向天明、向天东(东儿)、秋梧、尤寒、水陌、余鼎侯、政委,背景选择在战争年代,白色恐怖时期,以双方特务的活动为载体,在暗流涌动,明枪暗箭中展开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故事,故事情节安排上悬念迭起,阅读中不时有惊喜传出,让人欲罢不能。这些出人意料的描写,起到了很好的功效,一切仿佛意料之外,却又在情理之中,不得不说,作者在人物的把控和谋篇布局上都有着独到的见解,比如,东儿的师傅是特务余团长(余鼎侯),比如秋梧是天明的妻子,尤其是主人公东儿与向天明的关系通过一张照片联系在一起。除此之外,人物的描写也很具特色,也符合身份,东儿的乞丐形象,宁愿说自己是混混,不愿意叫乞丐、流浪汉,为的是自己的尊严,不时的想要爆粗口,也很贴合;再如,水陌的学生装扮,秋梧的旗袍出场都很有气势,还有与开心的对话,都别具特色,别有风格。文章结局以天明的死亡,秋梧的复仇,和东儿的眼泪收尾,让人感慨。不错的小说,倾情推荐。【编辑:易水犹寒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11 07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19: 7 天涯,小说不错,很好,别出心裁啊,看来没少看谍战片。呵呵

关键是我这个打酱油的身影也很亮,我表示喜欢。

东儿,可以得瑟了。

猴子是个团长,没什么好说的。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49:04 谢谢寒,辛苦了,这按语,很喜欢。遥握,敬茶!

2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20: 9 水陌、猴子,我都是打酱油的。

你胆子不小,把站长都弄进来了,政委,哈哈
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0:41 站长谁呀?

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21:45 笨蛇的出场很惊艳啊,那小蛮腰,啧啧

那旗袍,那神态。不错不错。

小白的学生装,貌似小白本来就是学生。
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1:24 惊艳哈,必须有。

4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25:12 欣赏好文笔呀!名字手笔。问好天涯! 秋叶枫红江山远;春花书香玲珑诗。

回复4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2:04 谢谢清书,问好,遥握,敬茶!

5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27:07 我得瑟,我得意的笑。。话说,为什么不把我和絮某人写成一对情侣啊?
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4: 0 得瑟去吧,那个,得考虑考虑哈。
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2:04:04 絮,我在呢。

7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7: 2 我喜欢这样的手笔,不断有亮点呈现,牢牢抓住读者的眼球,探寻下一步情节,语言很是符合各人物的形象,相当有个性,很赞。

回复7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2:04:55 我该得瑟了哈,问好絮,遥握,祝好。

8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8:20 俺是一号,啧啧,真心表示无可言状的开心。

回复8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2:07:01 这个是必须的。

9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1:58:52 构思很是奇妙,悬念设得不错,喜欢。

回复9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 :12:42 呵呵,是吗?

回复10 楼 文友: 201 -01-11 2 :1 :26 不华丽么?
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
中年人消肿止痛能外敷方法
关节疼痛的原因有哪些
小孩健脾吃什么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