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超

魔翎异闻录 第八十三章

2020-01-16 21:17:2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魔翎异闻录 第八十三章

东冥海的乔姓魔女……魔翎总觉得在哪里听过——啊,南若璃的竹牌上提到过,“东无虞,本名乔无虞,世称东冥魔仙,居住在东冥海的升仙岛上。”这么説来,鼎鼎大名的东无虞竟然和南斗星是夫妻关系——可我在南府,并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啊……

不过话又説回来了,乔无虞嫁给谁是人家的事儿,你莫子虚有什么好恨的。

男子见魔翎埋头不説话,心里有些不高兴,“你在听我説话吗。”

“在听,在听,”魔翎赶紧説道,“我刚刚在想,大人所説的东冥魔女,会不会就是东无虞前辈?”

“除了她还有谁,”莫子虚冷哼一声,“那个妖言惑众的贱蹄子,我真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,以泄心头只恨。”

虽然不知莫子虚跟乔无虞之间有什么怨恨,但这对魔翎来説不算是个坏消息。魔翎不动声色,问了一句:“大人刚刚説乔无虞偷了天子阁的八门秘法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世人都説你聪明绝dǐng,我看你是糊涂透dǐng,”男子越説越生气,把火撒到了魔翎头上,“那个贱蹄子从天子阁偷了八门秘法,自己练成之后,就把名字改作了灵力化形之术,还恬不知耻地宣称是自己独创了绝世功法,真是不要脸到了极diǎn!”

男子这些话听着很扎耳,魔翎尽量避开那些脏字,重新整理了这话的意思:灵力化形并不是东无虞的绝学,而是脱胎于天子阁的八门秘法。

难怪不得,八大掌门的灵化分身和灵力化形看上去如出一辙,原来有这个缘由在里面。不过被偷功法的是天子阁,莫子虚在这里生的哪门子气呢——难道説,青舟口中那个密切出入天子阁的“那个人”,指的就是莫子虚吗。

这样解释就説得通了,莫子虚跟天子阁的关系非同一般,郡守跟天子阁的关系也非同一般,那莫子虚跟郡守的关系——载魔翎和凡音来天子阁的是一辆兵车,由此看来——二者关系恐怕也不一般。

魔翎正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,忽然听见男子讥讽道:“説起来,那个贱蹄子倒跟你很相像,都喜欢从天子阁偷学功法。”

“大人这是哪里话!”魔翎闻言,“嗖”地一声站了起来,“我从未偷学过天子阁的功法,大人不要诬蔑我。”

中年男子冷笑道,“你偷学功法一事,还有藏经阁失火一事,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,真相到时候自有分晓。”

“那我们就拭目以待,看看真相到底如何。”魔翎毫不示弱,盯着男子説道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屋外忽然划过一道闪电,滚滚雷声紧接而至,灰色的天空愈加阴沉,不一会就下起淅淅沥沥的xiǎo雨,浇灭了空气中那最后一丝焦躁。

男子轻哼了一声,许久之后方才説道:“天下形势已经给你説得一清二楚,接下来我回答你第二个问题。”

“有劳大人赐教,我自洗耳恭听。”魔翎施了一礼,重新坐回到椅子上。

窗外落着细雨,屋内寂寥凄清,南若璃在窗边来回踱步,焦躁的情绪溢于言表。晴鸢坐在桌边,身后立着柳七霜,两人都不説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雨越下越大,羽姐姐怎么还不回来。”南若璃推开窗户,看着模糊的青龙城,恨不得立马跳出去找魅羽。

“璃姑娘再怎么着急也没用,不如过来坐下一起喝茶。”晴鸢説道。

“我哪有闲心陪你喝茶,”南若璃看见晴鸢那副不紧不慢的模样,心里就来气,“羽姐姐被人劫去这么久,我……”

“人家驾着马车专门来请先生,怎么能叫‘被人劫去’呢。”

“你还真是想得开,那个叫凡音的女子,不是你的手下吗,你就一diǎn不担心?”

“有先生跟在身边,我当然不用担心。”

“你——”南若璃急得一噎,忽然想到了什么,于是“蹬蹬”赶到桌前,“你知道她们去了哪里,对不对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“马车来的时候,凡音就坐在里面,你当然知道。”“人家请的是音儿,又没有请我,璃姑娘要问,又该问音儿去。”

“你这人——算了。”南若璃发现问不出来什么,索性开始自个儿想办法,“那个带刀士兵是郡守府的人,马车挂穗也是郡守府的东西——我知道了!”

南若璃恍然醒悟,丢下晴鸢二人就往外面跑,还没走远,就听见背后的晴鸢唤道:“璃姑娘,外面雨大,把你的斗笠带上吧。”

于是南若璃又“蹬蹬”跑回房间,从晴鸢手里接过斗笠,“我去郡守府看一看,要是羽姐姐中途回来了,你让她来郡守府找我。”

“xiǎo事一桩,璃姑娘走好。”

目送南若璃远去之后,晴鸢陷入了沉思当中,良久之后,对身旁的柳七霜説道:“你去给独手捎个信,让他尽快安排我跟莫子虚见上一面。郡守下手这么快,我担心事情有变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柳七霜拱手领命,转眼消失在了蒙蒙细雨中。

与此同时,远在天子阁深处的一间xiǎo屋里,魔翎正在冥思,一diǎndiǎn梳理着刚刚中年男子讲过的话。旁边的凡音脸色铁青,身子僵成一块不听使唤,窗外的冷风吹进屋来,刺得凡音背脊发凉,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“不要怕,”正当凡音惊魂不定的时候,耳畔忽然传来魅羽轻柔的声音,发凉的手背被魅羽温热的手心轻轻握住,凡音感觉浑身上下笼着一层暖意,“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凡音咽了口唾沫,勉强diǎn了diǎn头,“我没事……”

按照中年男子的説法,当今天下大势,尽握于南斗星之手。一边是前缘未断花宗主,一边是后续新欢乔魔仙,加上花氏本家的森罗万象秘法,自己手中的幻璃九变神功,乔无虞的成名技灵力化形之术,南斗星几乎可以説是站在风口浪尖呼风唤雨的男人。

反观黄莫二家,唯一手握绝世功法的风无影,人如其名无踪无影,仅靠莫子虚、黄枯云二人,想要对抗南斗星,无疑是捉襟见肘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莫子虚将心思转移到了那些散落世间的绝世功法上。青龙郡历经数次大动荡、大迁徙,许多绝世功法因此失传,只剩残章碎简流落于世间各处。如果能将这些残章碎简拼凑完整,练成盖世神功,就能与南斗星抗衡。

然而就在六年之前,一则秘闻从极东地区飞入了莫子虚的耳中。

“极东一族藏着一本绝世功法和一件神兵利器。”

魔翎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人像是中了晴天霹雳,差diǎn就要冲上去揪住男子发问。好不容易平复了波澜起伏的心境,却又发现凡音脸色苍白,双目无神,身子硬成一块摇摇欲坠。“不要怕,”魔翎这话也是説给自己听的,“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贵阳脑癫医院电话号码
成都银康医院预约专家
保定治癫痫病医院哪好
广州治疗早泄方法
厦门治疗盆腔炎费用
分享到: